目前分類:極東盡頭農產展示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愛情增幅機,乏人問津!』
  電視主播朗讀的煽動標題,引起了他的興趣。他從自己佈置細膩的閱報間,移動到奓華富麗的客廳,饒富興味地看著自己專利的市場發展。
  『這位是專利所有人之一,羅偉恩博士。他畢業自國內名校,並在國外多所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在愛情與婚姻諮商的領域中,更是頂尖權威!』鏡頭帶入年屆不惑的樸素學者,『我們還記得數個月前,您曾大膽預言,從此人類將毋需考慮婚姻問題。然而,雖然在各種媒體都大量的曝光,也成為國內相關的輔導工作室的標準配置,目前離婚率卻仍居高不下!針對這個現象,不知道您有什麼看法?』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Mar 04 Sun 2012 10:13
  • 殘蝶

她的故事,只剩隻言片語....

不,只餘下一個個分散的字詞,在空中飄舞。

那些一個又一個的會議、冗長而無意義的報告、看似重要實則無味的的數據,在漫長的歲月裡,不慌不忙地切割她的故事,然後任虀粉的碎屑憑風吹逝,尚存其形的則隨意棄置在地。而她遍體鱗傷,無力拾取,只能眼巴巴地仰著天,凝結成一座永恆受苦的雕像。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明]PE 團人物設定

姓名:陳杉林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時,我剛從提款機領出這個月的房租、水電費、信用卡費、電話費和手機費。不用說,那是近半個月的薪餉。小心翼翼地擁著破舊的包包,心驚膽跳地走在深夜的街頭上,聽耳邊機車呼嘯而過。
  路燈是明亮的,空氣是清朗的,極目所見是灰黑色的夜空,沒有星子。不及半圓的月蒼白顯目的掛在天空,像是剛由大都會的聲色犬馬中狼狽地掙脫,兀自驚疑著猶有餘悸。
  迎面而來是三個女人,一者華髮滄桑,一者年華正盛,一者稚齡歡笑。她們彼此沒有接觸,但看不見的靈魂隱約地相繫著,朝我投來別有深意的眼神。我別無防備,只好將懷中包包擁得更緊。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摩瑞亞礦坑驚傳意外 歷史遺跡徒留回憶〉
 
【中土訊】昨傳莫瑞亞著名勝景卡薩督姆橋,在旅客遊玩時不幸崩落,引起相關高層的重視。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短句間歇 高音符 驚嘆號
三個痲子
粗話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次造訪自由港,是為了完成卡瑞那神殿交付的使命,護送一把有著寶珠的法杖到當地的法師工會;這次造訪自由港,則是為了替遠在海拉斯的小呱,也就是我的摯愛、我靈魂的伴侶,取得她急需的火鼠毛。
  這次,我住進了老友韻雅的旅館「國王的三把劍」。幾年不見,她已經從當年莽撞天真的半精靈少女,轉變成美麗、穩重又具有相當資產的旅店老闆娘。除了感嘆時光的易逝之外,也不由得欣賞起擴建的旅館--旅館的主體雖然沒有改變,但是往外擴增的部分卻充滿了自由港的風情,嶄新、速成、鮮豔。我不知道自己是該欣賞這個新增建築多一點,還是懷念過去的老式風格多一點。或許,這也代表我冒險的歲月差不多該告一段落,前往海拉斯,與我摯愛的小呱會合,共同開創我們嶄新的事業。
  然而,當天晚上,我就遇見了那個活該被詛咒的人。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Sep 28 Wed 2005 00:17
  • 灰塵

  灰塵也有生命,可以無限繁殖。
  他們以天地萬物為食,連陽光也無法例外。
  每次拉開窗簾,你都可以看見他們,快樂存地在光線之中,舞動鑽食…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青蛙是引路人 貍貓帶舞進場
月亮仍為昨晚的惡夢頭痛 星子則開心地滿天打燈
序幕詩、踢踏舞、旋轉木馬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3 Fri 2005 00:21
  • 夢曲

四重奏 溫柔的歌曲 紡織娘
坐不住的星星 偷偷移動位子
失去平衡的蟾蜍 從月亮裡掉下來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2 Thu 2005 01:54
  • 獨弔

葬禮玫瑰 七朵
  一朵一年回憶
戒指 一枚 套在修長的手指上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個不知名遊牧民族的傳說。

傳說中有一種植物,生長在世界極東盡頭的東邊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週末之前,我做了一些安排。先撥了個電話給在介紹所認識的班尼,委託他調查我前任工作者的底細。
「她做了六個月,就被趕出來了,手腳沒妳快,也沒妳俐落。」他調侃著才待了三個月的我。真是,這次我可是乾乾淨淨的。「不過真令人訝異,她之前的紀錄挺清白的。」
「可以聯絡到她嗎?」我不太喜歡向同一個人交涉兩次,但這種對外保密的檔案,實在沒辦法走到窗口直接向櫃檯小姐要。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的日子過得有點恍惚,但工作上的事可沒絲毫差錯,所以大致上也沒什麼人特別過問。
然而,卻沒逃過彼得森的眼睛。
「海倫,最近怎麼了嗎?總覺得妳很沒精神。身體不舒服嗎?」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認識之後,米勒夫婦常常送我些野菇、野果、野菜什麼的。雖說是送我,但通常都被我轉送給負責廚房的琴姐,最後再被盛進大家的餐盤。他們夫妻兩也常常託我送些有的沒的玩意兒給愛德華和瑪莉。
星期天下午,米勒先生雕好一對松鼠,託我送給愛德華。
三位姨夫人都在花園喝茶,所以我肆無忌憚地踏著輕快的步子轉上二樓,來到愛德華的房間前面。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爾的事還有一些後續發展。
大約兩週後,我在鎮上的冷飲店獨自小酌時,巧遇高爾。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妳。」他很愉快地打著招呼,「我還以為妳打算連週末都待在那棟大房子裡呢。」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得剛來的時候,彼得森那堂令人聽得發睏的哲學課裡,就是在講人類之所以異於其他生命…什麼類似的話題。他滔滔不絕地講了半天某某某的說法和謬論的東西,結論到底是什麼,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不過我向來對那些某某某誰誰誰的也缺乏信任,所以也不太在乎他們的說法。
就我來說,人類要真是個什麼獨特的存在,那必定是根源於他們對環境絕佳的適應力。打個比方吧,三個月前,我打死也不相信自己能在一個鄉下地方,過著每天滴酒不沾(除了週末到鎮裡小酌一杯)、一個月約會一次(全套)的生活,現在不但活得好好的,而且還逐漸適應起這種生活的規律起來了。
老實說,我有點厭惡這樣的自己。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約是一個月後的週末中午,家教彼得森先生照例留下來吃午飯。不過那天在離開前,我將大衣遞給他的時候,他突然問我:「下午有空嗎?」
我吃驚地看著他,他則有些不好意思地別過頭,「聽說你即使放假了也待在這裡,想帶妳到鎮上走走罷了。」
鎮上有好玩的事嗎?總覺得,像這種鄉下地方,連村鎮看起來都和這古屋差不多…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天,外面的日子是星期五了。這裡不知道有沒有週末?
「放心吧,週末妳只需要上半天班。」查理嚴肅的表情中卻掩著一絲譏嘲的眼色。琴姐還沒見過,不過在令我厭惡的程度上要比下查理,絕對需要非常大的功夫。
今天的一切和昨天幾乎沒兩樣,加水、添東西、應和幾句閒聊。下午,愛德華要我到林場旁邊的管理員小屋去。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到書房時,正好是休息時間。瑪麗一看見我,便露出開心的微笑,而愛德華則熱情地打著招呼,「怎麼,姨奶奶找你聊天去啦?」
「欸。」雖然只有一邊在說話,但勉強還算是聊天吧?
愛德華是個漂亮又會說話的男孩子。他妹妹足以比下全英格蘭公私立大小高中所有那些自稱和被稱為校花的女生,而和妹妹相像的他則足以迷倒那些高中所有的校花。這對美麗的兄妹,現在就被他們古板的姨奶奶們半幽禁在這座老房子裡,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嚮往外面的世界呢?終於能夠理解,為什麼我的前任會忍不住去勾引這位小少爺了,長相俊美、家財萬貫、又未經世事,怎麼看都很難讓人不心動。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