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昨天在最後那顆大臼齒上面發現一個直徑快兩公釐的黑洞,所以今天很不安地把工作趕完後,就衝回家看牙醫了。
  醫師一邊清牙一邊抱怨,根本就塞滿了食物!我、我明明是刷了牙才來看醫生的啊~QOQ
  一邊清牙一邊自言自語碎碎念的醫師突然叫年輕的女醫師拿鏡子過來,叫我自己看:
  「這樣他才知道刷牙漏掉哪邊!」
  …

  這次的蛀牙是下排最後一顆牙齒,靠近臉頰那面,接近牙齦的部份,延著牙齦,綿延了快半公分!
  「這邊根本就刷不到啊~」我抗議。
  「對,這邊很難刷。」醫生很冷靜地回答。「你的蛀牙,這次很麻煩。他從牙齦一路蛀下去,蛀到肉包住的下面。現在,你有三個選擇。」
  蝦米?
  醫師突然要女醫師拿文件版和白紙過來,邊畫邊說:「第一就是,把神經抽掉,弄個假牙把牙齒套起來。第二,這是目前比較新的觀念,把牙齦旁邊的肉清掉,然後弄個假牙把牙齒套起來。最後,把他補起來,但是這個位置很難補,而且連你自己都說刷不到了,所以一定會再蛀掉。」
  …好不想承認但又好有說服力的預言…
  「不過,我知道你一定會選三。沒關係,我們就先幫你把他補起來,一個月之後再看看到時候會不會蛀牙。」
  就在我無奈又驚喜地看著他的時候,他又補充了:
  「每個人都這樣選。我看多了,我很知道。」
  …我突然感受到這個老醫師的無奈…
  老醫師開始動工的時候,又繼續碎碎念:「真的很裡面,又靠近肉,你的頰肉又跟牙齒很近。放鬆,放鬆,這樣我沒辦法弄牙齒。放鬆…」
  耶我我我我的手交叉握拳緊張都不行喔?
  「放鬆!你放鬆一點!」
  我、我、好啦!我把手放鬆…
  「你不放鬆不行啦!放鬆!」
  呃?我的手已經放鬆啦?
  「放鬆!」
  我突然意識到,醫師其實要我放鬆的不是身體,是臉…囧
  可是嘴巴要張大,怎麼可能放鬆臉部咧?囧囧囧
  然後我就開始努力地微調嘴巴張開的幅度和肌肉的張力…
  「不行,你要把嘴巴張開!」
  嗚嗚…

  總之,醫師把握住我千辛萬苦調出來的適當鬆緊度和嘴巴開口度,迅速地把牙齒磨過還塞進填料,最後總算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你這個蛀牙位置真的太麻煩了。你的臉又很奇怪。」
  奇怪?我的臉很奇怪?QOQ
  「頰肉很緊,又很貼牙齦。」他完全無視我的驚愕,繼續說。「下個月再來一次。不過,你一定會選做牙齒。人都是這樣,怕痛又怕麻煩。另一個病人也是這樣蛀牙,之前補過,今天過來複診,就決定要做牙齒了。還是個律師。」
  我不會因為對方是律師就會想效法好吧?T_T

  反正,迅速又無痛的補牙完成了。下星期要去洗牙,下個月要去複診。

  今天獲得新的頭銜:

   臉很奇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amiyu 的頭像
vamiyu

世界極東盡頭之東

vam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